澳门新葡萄京888官网-澳门新葡萄京27111com

【校庆之流金岁月】忆峥嵘岁月稠(二)

2015-06-23 15:38 资讯中心 · 郭克敏

(上接第454期)一九七九年春,国家教育部通知,全国师范院校开设教育学和心理学课。因大学所学专业是教育学,学校派我赴省教育学心理学培训班学习。学习地点在郑州市荥阳师范学校。当时那个学校破烂不堪,年久失修,条件极差。参加培训的学员有五十多人,来自全省各地师范院校。学员中年龄最大的七十多岁,最小的不到二十岁,老、中、青三代人齐聚一堂。来自开封师专的老班长王凌泉五十多岁,他是解放前南京金陵大学教育系的毕业生。班里有一批毕业于解放后的开封师院教育系的中年学员。还有几个三十多岁以下的青年学员,他们大多是从其他专业转到教育专业的。这个培训班,培训内容是公修课教育学和心理学,学习时间三个月。时间紧迫,任务繁重,针对性强,学完返校之即接受教学工作。开封师院派出了实力强大的教学班子。教育学有王汉澜,心理学有凌培炎、王丕、孙应康等知名教授。

老师们认真教学,耐心引导。学员们虚心学习,现学现卖,任务紧迫。大家都有一个共同心愿:完成学习任务,把文革时期停开的教育学、心理学课恢复过来。当时没有教材,也没有教学参考书,大家白天听课,像打字机一样机械地记笔记,晚上相互对照,整理笔记,内容一点也不能遗漏。学习班,生活艰苦,天天吃白菜豆腐大锅菜,睡学生大通铺,几十人住在一起。记得洛阳师专一位老教师,因学习紧张脑溢血不幸身亡。在文革十年,教育学、心理学停课后,大家河南,就是这么一支队伍 ,凭着一股拼劲和韧劲,在一无课本,二无教学参考书的的困难情况下,将这两门课恢复起来了!

一九七九年秋,我从荥阳学完归来,单枪匹马在信阳师院第一届学生即七七级的中文、政教、数学、物理、化学五个专业班,开始讲授心理学和教育学课。当时学生没有教材,坐着听天书。我备课的材料主要是省培训班的学习笔记,参考文革前开封师院出版的一本公修教育学和一本心理学教材,手头还有一本唯一的教学参考书——《人民教育》杂志。由于同学们对这两门课有些好奇,又觉得很实用,有种饥不择食的感觉,渴望学好这门课。同学们积极的学习态度,使我很受感动,更加促使我认真备课,决心上好这门课。由于我在中师和大学学过教育学、心理学,加上有过中小学的教学实践,我想,应该可以上好这两门课。第一遍下来,学生比较满意,我心里有底了,有了把课教好的信心。第二年又为78级和79级上了第二遍和第三遍。教材越来越熟,学生反映越来越好,我的劲头越来越大。

一九八一年,陈光齐、舒笃初老师,从新乡师院调入我校,教育教研组正式成立,陈老师任组长。

一九八四年,周毅刚等第五位老师调入。单独建制,成立教育教研室。陈老师任主任,我为副主任。

一九八四年后,先后有廿多人调入。人员越来越多,队伍越来越壮大。一九九二年成立教育教研部,正处级建制。我任部主任,韩光存任书记。(未完待续,编辑系我校退休教授。稿件来源:第455期《信阳师院报》“流金岁月”栏目)

关键词:校庆,征文 编辑:王超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